樱花丸丸🎐

💙💖💚💛💜+🖤💜🧡💙💚+❤️+💛

【相二】今天相叶王子找到小和了吗?(上)

奇怪的魔改童话(大概

又是跑火车现场x

一如既往的沙雕

cp为笃,五子掉落

一定有下篇!(握拳

————————————————————————

二宫和也从小寄养在恶毒姨妈家里,吃不饱穿不暖,可怜村村长,惨就一个字。

风和日丽的一天,这个国家的国王决定举办一个为期三天的盛大舞会!他邀请了许多年轻漂亮的姑娘和年少有为的少年,王子将从这些人当中选择自己的爱人!

但是恶毒姨妈说:“呵!弱小可怜的小老鼠!你不要做白日梦了!你最好乖乖地将这些豆子从炉灰里挑出来!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那么你今晚的晚餐可就要被我送给隔壁玛丽大婶家门口的那棵苹果树上的聒噪的黑乌鸦了!”说完,她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二宫和也拎起自己灰扑扑衣摆,旋转了617.04°ï¼Œä»–悲伤地哭泣道:“哦我的上帝啊,请仁慈的您费神听听!这话难道不是只有丑陋刻薄的猫头鹰才能说出口的吗!而我却要受到这种令人绝望的折磨长达十几年啊!十几年啊!”

说着,他难过地哭了起来,晶莹如钻石的泪水从他的指缝间落下,滴在被炉灰覆盖的豆子上。突然,一颗豆子无风自动,它缓缓升起,碰了碰二宫和也的额头。

豆子:“亲爱的孩子,我很为你的遭遇而感到悲伤,为了抚慰你受伤的心灵,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二宫和也:你妈的,夭寿了,豆子说话了。

全剧终。

上面两行是胡闹的作者胡说的。


二宫和也慌张地擦了擦眼泪:“是谁!是谁在说话!难道是我仁慈的上帝吗!您终于听到我这卑微脆弱如苇草般的生灵的无助哀求了吗!噫呜呜噫!”

豆子,啊不是,上帝,上帝慈爱地说:“我亲爱的,你纯洁善良的心灵打动了我,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呢?”

二宫和也仔细地想了想,他说:“钱。”

……

(被打)

他说:“我要去王子的舞会!我要成为舞会上最耀眼的星星!我要去收获我的爱情!”

上帝怜爱地看着这个笑得柔弱又坚强的少年:“好的,我的孩子,今晚我将派来我的使者为你着上盛装,送你去到王子的舞会,你一定能受到万众瞩目!”

晚上六点,距离舞会还有一个小时,二宫和也躲开恶毒姨妈溜了出来,他搓着手:啊,我仁慈的上帝将会赐予我怎样的惊喜呢,真让人期待呢!

突然,天边传来一道紫光!小天使松本润华丽登场!他严谨地落在二宫面前,精准,高贵,克己,不愧是神的男人(x)。

二宫和也震惊看着小天使,他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孩子!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他敢打包票,小天使的美貌一定是这世间的头一份儿!无人再出其右了!

小天使开口了,软软甜甜的小奶音让二宫想起了莎拉姑妈家刚出炉的甜馅饼,散发着热乎乎的香甜味道!

“あのね…”,小天使似乎有点害羞,他低头拧巴着自己的小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知道在看什么,在二宫的旧怀表转了一又三分之四圈后,他突然下定决心般地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诡异(x)的光!他大声说道:“俺,松本潤!”

………

虽然过程混乱艰难,但小天使润润还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用与生俱来的时尚感将二宫和也打扮得漂漂亮亮,送上了南瓜船。

对,南瓜船,开船的是一只面包精。

不用担心,面包精是有一级船舶驾驶证的√

那是一个眉眼秀气的面包精,说话黏黏糊糊还时不时凸下巴(x),脸颊圆圆鼓鼓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装着梦想”!

好浪漫一面包精!

二宫和也拍拍手,表示那真是好棒棒哦!

但后来他看到面包精自我介绍了叫大野智之后就抄起了鱼竿,将南瓜船的驾驶交给了神(zi)奇(dong)魔(jia)法(shi),就坐在船舷上,开始钓鱼+放空。

…………

看起来太不靠谱了这位先生。

—————————————————————————

在这里卡住qwq

居然没有把王子拔放出来!

这不行,这不可以

我一定不能咕咕!(在线做法

喜欢的宝贝留言告诉我叭!啾啾啾!


【旬斗润】河神的爱(x)

好久以前搞的超短的不务正业产物

放出来大家乐呵乐呵

撞脑洞算我的锅

要开始啦!

————————————————————————

小栗旬拎着一只toma走在桥上,一不小心,toma掉河里辽。

小栗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河面突然泛起波澜,出现了一个穿得奇形怪状但莫名哦虾类的人。

小栗旬:!!!

这个人说话了,是软乎乎的小奶音:年轻的栗子yo~你掉的是这个金番茄~还是这个银番茄~还是这个钻石番茄嘞~~~

小栗旬:……………………………把我的生田斗真还我。

河神润包:……………牙达!牙达!牙达牙达牙达牙达!呜呜呜呜呜呜!(扑腾

OK,fine,你可爱你说什么都对,你怎样都好。

————————————————————————

摸鱼是真的快乐√

(顶锅盖跑

阿拉希马戏团开张啦!

沙雕欢乐向,极度ooc预警

cp是虹笃,和大家都爱的阿智√

画风多变,设定诡异而奇特,不喜欢的宝贝小声点骂(怂

不出(咕)意(咕)外(咕)的话是连载,连多少看脑洞维度(*°âˆ€°)=3

带相方 @润包把早餐做了再走吧 ←这个人会在他的首页更本篇的番外(算是联动?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啦(*´âˆ€ï½€)

————————————————————————

风和日丽的一天。

阿拉希马戏团一如既往的平和而安定。

今天的表演依旧受到了十里八乡的小朋友和大朋友的一致好评。

表演的MC樱井翔的手臂上一如既往的站着他的宝贝小伙伴——一只色彩艳丽油光水滑相当哦虾类的鹦鹉。

色彩艳丽是天生的,油光水滑是樱井翔盘的,相当哦虾类这个评价是这鹦鹉的狂热爱好者二宫和也说的。

您别看是只鹦鹉,但这鸟儿也有名有姓的名叫松本润。

啊上面说到二宫和也,他也是马戏团不可或缺的一号人物,毕竟魔术这稀奇又新鲜的玩意儿,总是能吸引络绎不绝的观众。

二宫的魔术能这么出名,他的那只魔法兔子不能不拥有姓名。

诶,让您猜着了!咱们这马戏团连鹦鹉都有个响当当的大名,兔子能没有吗?那必然是不能!

这兔子叫相叶雅纪。

…太精致了这个名字。

马戏团团长大野智却不以为意,他时不时就到后台去溜达一圈,抱住兔兔叫爱拔酱,声音甜得像被蜜糖浸了三天三夜。

然后被二宫拽住:“不要揪他的耳朵!你会后悔的!”

但是通常都来不及,相叶兔受到惊吓上去就是一脚,把大宫两个人踢得滋儿哇乱叫。

大野智说他错了,但兔兔可爱,下次还想摸摸兔兔。

二宫和也:那是我的兔子。

另一边,樱井翔一手端着报纸,一手盘着鹦鹉,得劲,简直人生赢家。

松本润被顺毛顺得舒服得不得了,他瞄了瞄自家主人,心里想:“噫,为什么别人家的鹦鹉都站肩膀,就我站手臂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松本润是一只勇敢而果决的鹦鹉,他既然产生了疑问,就不会犹豫,要立刻去证实!正好樱井翔松了手去翻页,他飒得向樱井翔的肩膀飞去!

让!我!试!试!!!

……?

诶这肩膀怎么站不稳呢?

松本润的疑惑.gif

樱井翔吓了一跳,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松本润是要刺杀他,然后就发现他开始在自己的肩膀上滑下去站上来滑下去站上来无限循环原地踏步,神情疑惑且十分没有礼貌,看起来骂人了。

樱井翔赶紧把他拎下来:“诶呦我的小祖宗诶,溜肩的肩膀是给你玩儿的吗!”

松本润:哦,溜肩。

他气鼓鼓地挣开樱井翔的手,扑棱两下到他头上坐下来。

樱井翔:?这是什么意思?不想看见我是吗?

然后往日里运筹帷幄优雅稳重的大众情人樱井翔开始对松本润低声下气:“松润你跟我说说我怎么啦 我又怎么啦 你怎么又生气了呢 诶呀我的宝贝儿诶 你不告诉我 我怎么改正啊 我怎么哄你啊 嗷不用我哄不用我哄 好好好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快下来下来 一分钟没见你 我就想得紧呢 不管怎样我错了好不好…”

方才从二宫那边跑过来的相叶兔兔路过:噫,这恋爱热浪。

—————————————————————

喜欢的宝贝请务必留言给我!!!用力啾啾你们!
(´â–½ï½€)ノ💙❤️💚💛💜

【y2磁石】夏日祭

短打,甜甜的(ºï¹ƒº )

小学生文笔,轻喷qwq

花道世家继承人翔x向日葵花精灵和

没啥背景没有依据,甜就完事儿了(x

ooc是我的,y2是彼此的!

❤️💛❤️💛❤️💛❤️💛❤️💛❤️💛

——————————————————————————

“翔君!管家伯伯说,今天是夏日祭呢!”穿着明黄浴衣的小少年拉着穿白底缀火红樱花振袖和服的青年的手摇来摇去,“很有趣吗?”

“嗯,”青年没有因少年的无礼而表现出半分不耐,“小和从前没见过吧?要去看看吗?”

“要!”小少年的猫唇上扬到一个极漂亮明亮的弧度,他抱住红衣青年仰头看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一定会很有趣!”

“嗯,小和一个人注意安全,带好侍卫早点回来。”

“诶?”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得猝不及防,神情迅速低落下去。

“那我不要去了。”他迅速把自己团成一个糯米团子,小脸儿恹恹的像蔫了的花儿,眼睛却不安分,水汪汪地往青年身上瞟,眼尾下垂显得委屈极了。

青年摇了摇头,他其实知道这小狐狸一样的孩子是故意装可怜,但他还是顶不住这水汽弥漫的大眼睛和糯米团子里闷闷的小声嘀咕。

“好啦,陪你去就是了。”青年无奈地笑着把小团子掰开,顺手捏一把软乎乎的脸颊。

……

……

……

……

樱井翔是在家族祠堂后的向日葵花田中央发现的这个孩子,彼时他刚刚完成无比隆重的成人礼,身为花道世家传人的他的礼仪规矩更是繁复至极,一身环珮叮当地站在灿烂阳光下,看到的却是大繁至简,素白浴衣的少年仰面躺在蓬勃生长的巨大花盘的阴影中,细细碎碎的阳光打下来,在他精致的小脸上腾起一层轻烟,似乎是被照到了眼睛,少年侧了侧脸,撑起半个身子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一睁眼看到呆立的樱井翔,却意外地舒了口气:“你终于来啦,我的大人。”

……

……

……

……

小少年难得出一次门,看所有东西都稀奇得很,不一会手上就拎满了大大小小的风铃花灯鲤鱼旗,还在乐此不疲地搜索新物什。

“樱井桑!那是什么!”樱井翔顺着少年圆乎乎的手指看过去,暖黄灯光下的红色糖果泛着甜蜜的光泽:“苹果糖哦,但是今天小和已经吃过甜品了……”

“翔君……”少年眨了眨眼,立刻盈起一汪水汽,软绵绵地拽住樱井翔的衣角摇了三摇。樱井翔后脑一麻,被熟悉的招数正中红心:“就这一次。”

得逞的小恶魔叼着苹果糖笑眯了眼,手上的零七八碎被全部转移给樱井大人,大人拎着没走几步就被颇有眼力的侍从接走了手中杂物,樱井翔看着空落落的手愣了一下,又瞄了一眼走在半个身位前吃得开心的小狐狸甩来甩去的小手,从善如流地顺手抓住,嗯,舒服了。

璀璨的花火猝不及防地在墨蓝夜幕中绽开,世人的面目神情皆被映得明明暗暗,樱井翔突然就被拉着奔跑起来,他稍微错了下神,视线里就只剩少年飞舞的明黄衣袂。

“翔君……翔君!我们到了哦!我给翔君准备的惊喜!”

樱井翔缓缓眨了一下眼,视线逐渐清晰,眼前是深蓝的海,浅蓝的月,和鲜明得分毫毕现的心之所向。少年微微喘着气,按住面前大人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谢谢翔君能成为我守护的对象呢,能守护这么温柔的翔君真是太好了,翔君要永远做我的大人哦!”

少年走了几步,背对海面上的巨大月轮,手上结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手印,脚尖一点就离了地,温柔飘渺的筝音随着海风轻轻入耳,是数不尽的倾慕缱绻。

少年手心的浅粉光球逐渐变大,他捧住那团飞速旋转的光,在虚空中走向他的大人,步步生莲:“这是送给我的樱花大人的樱花哦。”他的双手缓缓合拢,原本温柔的光芒陡然变得夺目,数不尽的樱花花瓣绕着两人旋转飞舞。

樱井翔看着面前轻轻笑着的少年,控制不住地将他拥入怀中:“你才是我的荣幸。”

满怀芬芳。




“小和是向日葵花精灵吧,怎么会变樱花呢?”

“为了翔君我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

在现场,我是有眼力的侍从(x

终于没有咕咕咕!

各位用餐愉快!啾啾啾!